首页 »

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警惕中国沦为“洋假货”倾销地

2019/10/21 21:55:08

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警惕中国沦为“洋假货”倾销地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陈琼珂

 

网购买到假货不是新鲜事,甚至有消费者觉得这是“正常的事”。假货无所不包、层出不穷,从简单的鞋、包、衣,到大一点的电器、家具,只有想不到的,没有造不出的。打假要见效,只有加大惩治力度,提高违法犯罪的成本。违法成本上去了,社会的运行成本才能降下来。3月31日,阿里巴巴发布《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年报》(以下简称 “年报”)。这是阿里巴巴连续第二年发布以知识产权保护、商品管理为核心的专项年报。年报显示,2016 年阿里巴巴协助警方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超 30 亿元,相当于2015年的两倍。

 

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

 

去年5月,浙江警方掌握一条涉嫌销售假冒品牌内存条案件线索,在阿里巴巴的协助下,警方发现售假上家是在广东深圳华强北一带设立制假窝点,再通过网上、线下批发给下家,整个犯罪网络涉及广东、浙江、上海、江苏等12个省市58家网店。

 

同年7月,在公安部经侦局的统一指挥下,各涉案地公安机关相继“收网”,共捣毁生产销售窝点13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当场查获假冒“金士顿”、“三星”品牌的内存条1.5万余根,总涉案金额共计1.2亿余元。

 

这仅仅是2016年阿里巴巴线下打假案例中的一个。去年,平台治理共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1184条,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超30亿元,是2015年的两倍。其中有一些案件案值很大:假冒安利产品案,总涉案金额10.5亿元;跨12省销售假冒内存条案,涉案金额共计1.2亿余元;跨国假冒润滑油案,初步估计涉案金额达上亿元。

 

“在过去一年,我们紧密围绕‘追杀’和‘共治’两个关键词,穷尽一切手段打假。”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介绍,在品牌合作上,2016 年主动拦截删除的商品量是同期权利人投诉删除商品量的26倍。换句话说,在品牌权利投诉删除每条疑似侵权信息前,阿里巴巴早已主动删除了26条。仅是神秘抽检一项,2016 年就投入超8700万元。

 

此外,阿里巴巴联手蚂蚁金服发布“六大追杀手段”,除了原有的平台终身禁止准入、协助公安破案、起诉售假店铺 3 大手段之外,还新增了芝麻信用降分、禁止使用信贷产品、花呗和借呗等手段,可以说是倾其所有,用尽一切手段拦截追杀制售假分子。

 

然而,单靠阿里巴巴在线上、在销售端打击,效果有限。去年,阿里巴巴与公安、工商、质检等执法机关联动,将线下专案打击进入常态化。《年报》披露,截至2016年12月底,已有252个国内外品牌加入了权利人共建平台,同时还倡议成立了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

 

警惕“洋假货”倾销內地

 

年报中首次披露制售假产业链正在出现“境外生产、境内销售”新趋势,中国或将沦为“洋假货”倾销地,打假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亟待全社会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伴随世界经济格局和产业分工的调整,假货的生产制造环节也正在悄然迁移。阿里巴巴在线下打假过程中发现,一些“洋假货”在境外完成生产后,再远渡重洋试图在中国找到出路。

 

2016年6月,阿里巴巴协助公安部破获一起特大跨国假冒润滑油案。这批假润滑油从马来西亚生产灌装,从义乌、广东等地流入国内,再销往全国各地,最终警方在浙江、广东多地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成功查处广东番禹区、天河区、金华义乌仓库3处,查处假冒“美孚”、“壳牌”、“嘉实多”等品牌假冒润滑近万件,通过排查销售合同、清单等,预估总涉案金额上亿元。

 

为了堵住源源不断的“洋假货”,2016年2月到 2017 年2月期间,阿里巴巴通过大数据主动风控体系识别并清退全球购涉假卖家约3万家。然而,阿里巴巴有能力发现线上售假店铺,甚至追踪到线下假货源头,但涉及各国法律法规体制以及协作分工,只能发现一批拦截一批,无法从源头斩断境外假货产业链。

 

郑俊芳表示,海外打假已经成为新战场,阿里巴巴必须走出去打假,她建议大幅提高在中国售假的违法成本和制裁力度,将“洋假货”拦截在国门外。

 

处罚不严厉,重操旧业是大概率

 

“成本21元的假货,售假位268元,十倍以上的暴利,有什么行业能比得上制假售假的暴利?”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介绍了一个湖南的案件。他担心,这些制假售假者在受到并不严厉的处罚之后,重操旧业是大概率事件。

 

据介绍,阿里巴巴有2000人的防假打假团队,2016年投入10亿元,共排查出4495条销售额远超起刑点(5万元)的制售假线索,推送售假线索1100多条,最后破案数位469起,但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只比对到33份判决书,因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仅占0.7%,47名制假售假者被判刑,而且37人适用缓刑,缓刑适用率达到78.7%,判实刑者仅仅10人。

 

“这样的处罚力度太轻了,很容易死灰复燃,而且制造假货呈现出地域化、专业化的特征,打击难度越来越大。我们去打假,很多时候不受欢迎,因为你断掉的可能是一村人的生计。”叶智飞说,制假的分工越来越精细化,比如很多不法分子采用订单化生产、货标分离,打假难度很高。此外,诸如黑卡、黑证、黑物流、身份信息倒卖之类的黑灰产业猖獗,换个“马甲”太容易,让打假更是扑朔迷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表示,国家质检总局组织了一些力量在网上买一些样品进行检测,不合格的就公布、下架,“质量是电子商务健康发展的生命线,绝不能让假冒伪劣在网络上大行其道。” 他说,线上和线下的产品质量水平目前还有一定差距,将继续加大监督抽查力度,从源头抓,从电商平台抓,从标准抓,从监管抓,着力培育“品质电商”。

 

近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新形势下加强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基本形成行政执法、刑事执法、司法审判、快速维权、仲裁调解、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协调运作的打击侵权假冒工作体系。

 

对此,郑俊芳充满期待,“阿里巴巴将持续呼吁改善立法、严格执法、加重刑罚治理假货,一起探索未来互联网时代的治理之路。”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