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她是一个弱女子》首次完整影印,填补郁达夫手稿出版空白

2019/10/21 17:51:09

《她是一个弱女子》首次完整影印,填补郁达夫手稿出版空白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郁达夫的手稿存世很少,由中华书局影印出版的《她是一个弱女子》是其手稿首次完整出版,填补了郁达夫手稿出版空白。26日,《她是一个弱女子》手稿影印本将在上海图书馆首发并举办的专家研讨会上,揭开神秘面纱。

 

郁达夫手稿存世罕见

 

“保存、整理和研究作家的创作手稿,是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陈子善说,与鲁迅、胡适、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等重要作家手稿不断印行相比,郁达夫这位在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不灭印记的创造社代表作家的手稿的出版和研究,却乏善可陈,“连他的中学同学、新月派诗人徐志摩的存世手稿也早已问世,但他除了致王映霞书信部分手稿已经印行外,还可以说些什么呢?”

郁达夫

 

事实上,在郁达夫生前,他的新文学创作手稿的刊登也仅见两次。1933年3月,上海天马书店出版《达夫自选集》时,书前刊出了《序》手稿之一页;1935年3月,郁达夫编选的《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出版时,《良友图画杂志》《新小说》等刊出了他的《编选感想》手稿一页。在郁达夫身后,他的新文学创作手稿也十分罕见。而在迄今已披露的郁达夫新文学作品手稿中,仅有《〈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编选感想》一页是一篇完整的手稿,其它都只是文中一个小小片段而已。在陈子善看来,中篇小说《她是一个弱女子》手稿本的影印问世,不仅能使读者欣赏到难得一见的郁达夫钢笔书法,对郁达夫手稿的研究更是零的突破,对整个郁达夫研究也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她是一个弱女子》命运多舛

 

《她是一个弱女子》是郁达夫继《沉沦》《迷羊》之后出版的第三部中篇。小说以1927 年“四一二事变”前后至“一·二八事变”为背景,以女学生郑秀岳的成长经历和情感纠葛为主线,描绘了她和冯世芬、李文卿三个青年女性的不同人生道路和她的悲惨结局。从《她是一个弱女子》作者题记和末尾《后叙》的落款时间可知,这部作品1932 年3月完成,正值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之际,郁达夫后来在《沪战中的生活》中对写作《她是一个弱女子》的经过又有进一步的回忆:“……在战期里为经济所逼,用了最大的速力写出来的一篇小说《她是一个弱女子》。这小说的题材,我是在好几年前就想好了的,不过有许多细节和近事,是在这一次的沪战中,因为阅旧时的日记,才编好穿插进去,用作点缀的东西。我的意思,是在造出三个意识志趣不同的女性来,如实地描写出她们所走的路径和所有的结果,好叫读者自己去选择应该走哪一条路。三个女性中间,不消说一个是代表土豪资产阶级的堕落的女性,一个是代表小资产阶级的犹豫不决的女性,一个是代表向上的小资产阶级的奋斗的女性。这小说的情节人物,当然是凭空的捏造,实际上既没有这样的人物存在,也并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的。”

 

1932年3月31日,《她是一个弱女子》由上海湖风书局付梓,4月20日出版,列为“文艺创作丛书”之一,印数1500册。据唐弢查考,《她是一个弱女子》出版后不久即被当局指为“普罗文艺”而禁止发行。湖风书局被查封后,上海现代书局接收湖风书局纸型于当年12月重印,但为了躲过检查,倒填年月作“1928年12月”初版,又被当局加上“妨碍善良风俗”的罪名,下令删改后方可发行。次年12月,删改本易名《饶了她》重排出版,不到半年又被当局认定“诋毁政府”而查禁。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如是一再被查禁的作品,并不多见。

 

陈子善介绍,对《她是一个弱女子》的评价长期以来毁誉参半。湖风初版本问世不到四个月,就有论者撰文评论,认为“这依然是一部写色情的作品”,“在结构和文章上都并不十分出色,可是它的描划人物都是非常成功的。作者本是这方面的能手。他写郑秀岳的弱,写李文卿的不堪,都能给予读者一个永远不能忘记的形象。这是不依靠文字的堆琢的白描的手段,在国内作品中很难找到类似的例子。”也有论者认为《她是一个弱女子》“不失为郁先生作品中的杰作之一”。随着认为郁达夫作品有很大消极面的看法占据统治地位,《达夫全集》胎死腹中,《她是一个弱女子》这样的作品自然也无法重印,更难以展开探讨了。直到19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她是一个弱女子》才在问世半世纪后首次编入《郁达夫文集》重印。

 

郁氏后人保存费尽心血

 

《她是一个弱女子》手稿书于名为“东京创作用纸”的200格(10×20)稿纸之上,黑墨水书写,共154页(绝大部分一页二面,也有个别一页一面),又有题词页1页,对折装订成册,封面有郁达夫亲书书名:“她是一个弱女子”。除了封面略为受损和沾上一些油渍以及第21页左面撕去一部分外,整部手稿有头有尾,保存完好。

 

历经80多年风雨沧桑,《她是一个弱女子》完整手稿得以完好保存,静静地躺在浙江富阳郁达夫故居里,郁氏后人功不可没。郁达夫长孙郁峻峰说,《她是一个弱女子》手稿为何被保存在达夫故居,目前并无史料明证。根据历史线索判断,该书稿由郁达夫自己带回老宅并被后人保存是为一种可能性。

 

其次,1965年春,在富阳街头,有人从一担乱七八糟的旧书刊中,偶然检出一册纸张泛黄的破旧的日记本,惊异地发现是郁达夫的日记,于是毫不犹豫地向货主买下,寄交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协将此交给《人民日报》副刊部进一步鉴定,确认系郁达夫自1929年9月8日起至次年6月17日止日记无误。当时,郁达夫长子郁天民也正着手收集整理郁达夫资料以编辑《郁达夫诗词抄》。他听说这个消息后,花费了很大精力在富阳城乡各处进行收集,一批珍贵的文史资料得以幸存——据说,因为日本纸张又硬又挺,还被商家用来压在酒缸、咸菜缸的口子上,用作封口的材料。《她是一个弱女子》的手稿在不在此列,不得而知。但无论来源为何,此后,达夫故居历任“掌门人”为保存这一手稿和郁达夫其他文札资料,付出了大量心血是毋庸置疑的。

 

书比人长寿

 

陈子善介绍,翻阅这部《她是一个弱女子》手稿本,打开第一页就有不小的发现。《她是一个弱女子》初版本题词上印有:“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最尊敬的映霞。一九三二年三月达夫上”。手稿题词页则写着:“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最尊敬的映霞。五年间的热爱, 使我永远也不能忘记你那颗纯洁的心。一九三二年三月达夫上”。后一句又被作者全部划掉了。由此可知,这段题词原有两句,但最后付梓时,郁达夫删去了后一句,仅保留了第一句。为什么要删去? 耐人寻味。

郁达夫与王映霞。

 

经与《她是一个弱女子》初版本核对,又可知这部手稿既是初稿,又是在初稿基础上大加修改的改定稿,颇具研究价值。手稿本从头至尾,几乎每一页都有修改,大部分用黑笔,偶尔用红笔修改,或涂改,或删弃,或增补,包括大段的增补。有时一页修改有九、十处之多,还有一些页面有不止一次修改的笔迹。郁达夫创作这部中篇小说的认真细致、反复斟酌,由此可见一斑。品读手稿,我们可以揣摩郁达夫怎样谋篇布局,怎样遣词造句,怎样交代时代背景,怎样描写风土人情,怎样设计人物对话,怎样塑造主人公形象。一言以蔽之,可以窥见郁达夫是怎么修改小说的。

《我是一个弱女子》手稿内页。

 

此次《我是一个弱女子》影印出版,手稿采用原大影印,并参照手稿和通行本做了排印本附上,以便读者对照阅读。今年12月7日是郁达夫诞辰120周年,《她是一个弱女子》手稿本影印出版,也是对这位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极具个性的天才作家的别有意味的纪念,书比人长寿。郁峻峰感慨,手稿泛黄纸张上的油渍、水渍,见证着岁月的艰辛与困苦,“希望时机成熟时,郁氏后人会把这部手稿真迹交由博物馆保管留存,以供郁达夫研究者和爱好者观摩和欣赏。”